烟火之姻




——海水的奏鸣曲,欠债给你的六月份,输到破产一无所有,我紧紧握住你的手像是在大雨中握住伞柄,血肉之躯而又坚定勇敢的骨节让我爱了一年又一年。


下午六点半的海滩更像是海底,一束淡黄色的余晖穿透海的尽头,呈车轮状散开,残云包裹处,像是一道旖旎的伤口,又宛如一个鲜艳的掌痕。


海水就快退去,轰穿着泳裤,转身望向同样穿着,只是上半身还搭着一件透明防晒外套的绿谷,问道,你还是不下水吗?


我在岸上看着轰君就好。


大家都要走了哦。


你要回去了吗?


我在等你下来啊。


……是吗。


绿谷出久露出一个有点抱歉的笑容,一排整齐的牙齿,被日光拂过的肩胛骨泛出淡淡的金黄色,四只指头轻轻放在上面,我现在下去学不会的啦,好脾气的少年这么弯着眼睛说,脸上还带着点苦笑。


因为之前去乡下老家的时候差点溺水,妈妈有点担心,说让我学好再下水。我前段时间忙着锻炼身体,忘了这码事,对不起啦,不如轰你先回去,我练习一下,现在我身体好多了,很快就行,明天我们再游也不错。


我教你。


绿谷出久用鼻音拉长嗯这个音,摇头,像唱歌似的,不用啦,我比较奇怪,比起被人手把手的教,我自己悟更快些,你相信我啦,先回去洗澡吧,风已经开始冷了。


星光乍现,刚刚还明亮着的天空一点一点地沉下去。


也许是光线,两人之间的距离好像比刚刚近了,但其实谁都没有移动一步。风吹动轰焦冻左脸侧红色的头发。


没有问题的。在绿谷出久耳边响起这句话之前就被人抓着手腕一把拉到身边,噗通一声,轰毫不胆怯地抱着他向后倒去,两人就这么落入水里。


呜哇!?绿谷惊呼一声,扑腾几下感觉到仿佛踩到了什么东西,温热的,带着属于人体的温度,和温煦的海水交换着,气温升高。绿谷觉得自己好像闻到了,伴随着轰的气息的海风,平衡了一下身体,绿谷这才发现自己踩着的是轰在下水时刻意往前弓起,用来固定他的大腿。


看吧。轰看起来面部表情变化不大,但眼里却含着笑意,很简单吧,他说。


噢……噢噢。愣住的少年呆呆地点头。


但就在这时候,前者却突然很坏心眼地松手了,故意让绿谷喝了口咸涩的海水,然后再一把把他搂起来。


等等……!像是感到有点后怕,绿谷想推开轰重新环上来的手臂,他说,等等轰君!我刚刚好像有点领悟了,你放手吧……


可以吗?


……可以的!


很坚定地点头。


对不起,刚刚是逗你的,接下来不会再松手了。


……不是这个意思。


天边绽开绚烂的花火,胸口相贴之处滚烫得要命,腰部被人轻松而妥帖地托起,额头相抵,像两只依偎的兽。绿谷把手按在轰的肩膀上,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绿谷。”(Midoriya)


天下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把我的名字叫得这么好听,他想。


嗯?假装无意地答道。


你吻吻我。



「泉水总是向河水汇流,
河水又汇入海中,
天宇的轻风永远融有
一种甜蜜的感情;
世上哪有什么孤零零?
万物由于自然律
都必融汇于一体。
何以你我却独异?」


他说出吻我这话时,睁着双不染的无害眼睛,让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就别一直盯着我,要闭上眼睛啊,轰君。


满脸通红的绿谷如是说。


「你看高山亲吻着碧空,
波浪拥抱着波浪;
谁曾见花儿彼此不容:
姊妹把弟兄轻蔑?
阳光紧紧地拥抱大地,
月光温柔地亲吻海洋:
但这些接吻又有何益,
若是你不肯吻我?」


ps.「」中来自雪莱的——《爱的哲学》

评论 ( 7 )
热度 ( 158 )

© 低眉信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