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眉信手

同来不得同归去,故国逢春一寂寥

宽恕安息日(2)

不会写车没关系 娶一个会写的就是了


灯老婆这个万字车让我目瞪口呆

哀鸽灯:

※这是一个系列的车的亡国篇的第二章:亡国,R2影帝和零镇
亡国时期的七骑军师,不走剧情,但是走心走肾。
送给我的四  @低眉信手


几乎没有ABO感觉的双A设定


本章1w4的纯车,含溺水、窒息、七骑雀对军师使用刀具等流血内容,请慎重考虑是否可以接受再继续观看


前文链接(1)









43,45,46……


枢木朱雀看着那颗被压进水中的黑色的头颅,还有那水面上不断冒出泡泡,心里不断地、平稳地数着数。


刚开始,当他将尤里乌斯那颗高贵的脑袋,按进装满冷水的浴缸里时,尤里乌斯无比激烈地挣扎着,身体在枢木朱雀的禁锢中,因为窒息扭动着,臀部有几次无意间擦过骑士的胯部,骑士知道自己勃起了,下面坚硬无比。尤里乌斯的手掌无助地砸想向水面,像是渴望抓住一个能够依附的东西似的,激起的水花将两个人的衣服打湿,最后找不到着陆点,他的手指摸上了,牢牢按住自己头颅的枢木朱雀的手指,抓住食指,使劲地想要拉开,但是他的力气对于朱雀来说微不足道。更不说现在虚弱的他。枢木朱雀一动不动地按住尤里乌斯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搂住他的腰肢,把他整个人压在浴缸的边缘,感受到他的挣扎一次次变弱,像是垂死之人的挣扎,他拉住枢木朱雀的手指开始颤抖,渐渐失去了应有的力度。


60秒。一丝不苟地数到了一分钟,枢木朱雀掐住尤里乌斯的脖子,将他猛然拉出水面。缺氧的大脑终于获取了新鲜的空气,尤里乌斯的衣服被水打湿,他虚弱地伏趴在浴缸的边缘,剧烈地咳嗽着,黑色的衣服紧紧贴着Alpha的身躯,勾勒出他诱人的、不断颤抖的身躯,他虚弱地半阖着眼睛,瞳仁溃散,水滴顺着他长而密的眼睫毛落下,左眼罩上点缀的宝石不断碰撞,在空旷的浴室里面回响着。他的信息素因为此时此刻主人的狼狈,变得细微,不堪一击。浴室里面填满的是骑士清新的薄荷味。


“您喝够了吗,金斯利卿?”枢木朱雀自背后轻柔地扶着尤里乌斯的肩膀,将他搀扶着坐起来,手指触碰到的军师的身体冷若寒冰。他含住了尤里乌斯的耳垂,轻轻撕咬,像是情人间的撒娇。但是尤里乌斯毫无知觉,他因为腹部的疼痛、大脑的缺氧还有全身的寒冰而瑟瑟发抖,半闭着眼睛,虚弱的神情激起了枢木朱雀的施暴欲。


没有等到尤里乌斯的回话,枢木朱雀再次将军师的头颅按进了水中。




全文请走石墨














完。


下一章没有坑的话,是r2影帝。
对不起其实我根本不会写车。

评论 ( 2 )
热度 ( 240 )

© 低眉信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