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眉信手

同来不得同归去,故国逢春一寂寥

星了






/特意换了新垣结衣的头像来发这篇,等有时间再好好写一篇现欧


/新垣结衣真可爱啊……




#“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什么时候回来?”高述低下头看着手机上砰地弹出来的一个蓝色气泡。他身上穿着深灰色的T恤,衣领也整理得一丝不苟,露出一截白白的脖颈。


他依旧不喜欢你我之称,但喊得太亲密别扭,老高又显得很革命,所以平时他喊高述的时候都会尽量避免名字这个环节。他声音懒洋洋的,可有时候又像小动物一样敏锐。


“哇,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小姐姐啊?”高述想起上次欧阳从上床伸出半边身子,脸倒着,眼睛却是笑得世间无两,从上往下偷偷看高述的手机,备注是学妹14。


“怎么?”高述有点愣,但因为平时表情就不很夸张也不是那么丰富,所以并没有显得很奇怪。欧阳挑挑眉,冲他挤眉弄眼的。他这么活泼的样子,除了宿舍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就只有打游戏的时候能见到了,不知道为什么,高述心里总觉得有点痒,但抓不着。


“因为你给她的提示音和给我的不一样诶。”欧阳故意压着嗓子说,高述知道他那高兴不是装出来的,他装不来的。“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这么有本事,连我也不知道。”



那时候的感觉高述还记得,为此有些纠结,想忘又不知道是不是该忘了,心里总是一遍遍地过,宛如正在空手按一个充满气的胀鼓鼓的气球,好像已经按下去了,但一转身,那气球就又坚硬而固执地浮出水面,高述想到这里皱了皱眉头。


之后高述干脆把铃声给统一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痴傻,给他单独设个铃声还会被人误会,就像上次一起出去玩,明明兜里还有零钱,却偏偏说自己忘带钱包,心里想着,那时候真的觉得只是想想,分着喝他一杯饮料,能不能做到再说。但谁知道那天肯德基搞活动,买一送一,连尝试的机会的都没。高述拉下了脸,欧阳一脸奇怪,笑呵呵地喝着他自己那杯橙汁,他喜欢咬吸管。“你怎么不高兴呀?免费的诶。”高述只能稍稍笑了下,说,“是啊。”然后接过欧阳的钱,挤到人堆里帮他付账,那张零钱在高述的大衣口袋里,已经揉烂了,浸透了汗水,对于高述来说,那太脏了,但他还说不清,脏的究竟是他藏起来的那五块钱还是他自己。


“想要什么?”高述敲了敲键盘,他自己的气泡是白色的,咻地一声,发这条信息的时候高述还不由自主地回想了一遍,这手机到底有没有被别人碰过,老师?剧团的学妹?回去得先消毒才行。


“不是啦!(#`皿´)”欧阳回复道。


电车来了,高述犹豫了下还是叫了出租,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格外不舒服,空间礼物堆了一堆,不知名的小学妹送来的礼物也堆了一堆,爸妈的电话依旧像是一团黑白噪音,今天是他生日。


“……今天不是你生日吗?二十岁还是二十一?你没跟我说清楚……不对!这还是小白告诉我的呢!哼( ´◔ ‸◔')不过看在你都已经变成老男人了的份上大哥不计前嫌就原谅你了,快回快回!菜要凉了,话说你把创可贴放哪儿啦?”过了大概半分钟,欧阳又发来一条信息。


“……你切到手了?”高述边打字边头也不抬地跟司机报他们大学的位置。


“没有,不过你再不回来就快了。”这话显得有点坏心眼,但是欧阳想的却是——高述一定觉得自己为了找创可贴会去翻他的抽屉给弄得一团乱,那么他就会很快回来。


“回来了。”高述打完三个字,熄了屏幕,窗外的夜色映出高述的脸,车流像是红细胞在血管里穿梭那样模糊迅速,霓虹灯光很不真实,他的脸很苍白。


寝室黑漆漆的,高述进去之前先在门外站了一会儿,有些担心地推开门,门刚刚开了四十五度,一声“哇!”几乎震破他的耳膜,灯光很刺眼地洒落下来。寝室里被人简单地布置过,从护栏两边拉线挂上了萌妹的大型挂轴,底下用胖胖的可爱字体写了诸如“请享用我吧,主人!”之类话,不用说,高述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是出自谁的手笔。


很意外地,寝室里只有欧阳一个人,但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


“他们两个有课吗?”高述的余光暼到了桌上倒扣着的一个不锈钢盖子,赶紧偏过头去假装自己十分正常。


“我给他们开了通宵的网费,打发他们滚蛋了,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们吵吵嚷嚷的。话说,我拿了你的消毒水,菜是借的本子的厨房,我尽力了!做菜之前也有好好地擦过手,本子想尝我也没允许,你可放心吧!”


“你哪来的钱,不是才买了手办吗?”高述在桌边坐了下来,看着欧阳眉飞色舞的样子,心里不免还是有点高兴。


“抽奖中的!”


“好吧……”


事实证明欧阳撒谎了,这种餐具不可能是本子家的(欧阳也不可能敢一个人去别人家),倒像是借的某个大排档的餐盘,还缺了个口。盖子不是新的,把手还有些油腻,但看得出来认真刷洗过。高述觉得自己的心又再次被悬挂起来,干巴巴的,串在晾衣绳上,呼吸有些困难,不能再看他的眼睛了。


打开盖子的那一瞬间,高述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显而易见,这种卖相的食物,别说本子,可能也就伟哥会好心肠地去尝一口了,然后自己悄悄吐掉。


“这什么?”高述提着筷子,夹了夹空气,没有立马下筷。


欧阳给他使劲使眼色。


“怎么了?”高述还有些不得要领。


“就我们上周一起看的那个,你还说你觉得薙切绘里奈蛮可爱的,我学着做来试试了。”


高述心里一阵崩塌,知道欧阳天天上b站,看那些学动漫里做菜的up主神仙下凡,但鬼都知道人家那是改良过的,他这做得怎么说呢,不太像……高述觉得比起美食番,下次自己还是陪他看后宫番吧,至少不用吃奇怪的食物。



“怎么了……?看起来很难吃?”欧阳脸上的喜悦表情终于开始淡了,他抱着双臂在宿舍里走了一圈,始终以高述为圆心半径为一米的圆,他没有冒然靠近高述。


“也不是……”


“不想吃就算了,对不起哈,我也觉得卖相有点差了,是不是觉得脏?没关系,但我觉得吃起来应该还是不错的。”


“没事,不脏。”高述心里一阵柔软,失去了防备,刚刚要伸筷子,欧阳就摊开双手问道:“我可以去你那边吗?”


“过来吧,你尝了吗?”高述没有多想,侧过脸去望欧阳,后者又笑了起来,显得傻傻的,似乎是因为得到允许而很高兴。


“我消毒了!全身!”他答非所问,边说边兴奋地蹦哒了过来,拿过高述手里的筷子,这是不经意地,他的手指刮过高述的手心。


“哇……天啊……还不如贝爷吃蚯蚓呢……算了你别……”欧阳口齿不清地说,捂着嘴,显然是在思索自己究竟是哪步做得不对。他用手臂去挡高述那伸过来的欲拿筷子的手,意思是让他别吃了。


“没事。”高述又说了一遍,很固执地拿过筷子,用少有的豪迈夹了一筷子不明物体,一口塞进嘴里,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样,细细地嚼着。


欧阳学习一般,但他还记得初中语文老师在课堂上引用过的木心的那句话,本意是为了教育他们那群男生的吃相:“唯有辗然露齿,吃起东西尤为好看者才是真正的尤物。”他觉得这句话用来形容高述是不过分的。高述笑起来也很好看,只是不经常,他的睫毛很长,显得很温柔很斯文,皮肤很白但没一点娘气,的确是很难见的好看。但欧阳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不对劲,毕竟欣赏美色是每个地球人的通病,管他男女,觉得一个人长得漂亮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这是事实。


“很好吃。”高述边嚼边说,这也不正常,按道理来说高述平时吃饭是打死都不说话的。“谢谢你。”高述又说,说这话时埋着头。


高述看起来还想再夹一口,欧阳却一把抢了他的筷子。


“好啦你还上瘾了是不是?别吃了,我也吃了知道不好吃……算了,你先上床睡觉吧,我收拾下东西。”欧阳心里隐隐有些异样的感觉。但那只是个端口,这棵幼苗之下是什么,他不清楚。


最后还是高述帮着他一起收拾了,洗锅的时候高述想看他的手指有没有伤痕,欧阳笑着把手给他看。“看!饱经‘风霜’的手,简直完美,我宣布,这双手从此只属于新垣小姐姐!”


“欧阳……”高述又喊了他的名字,却没说下去。



晚上睡觉前,欧阳说了晚安。之前大家都在的时候,会互相说晚安,但高述是从来不说的,今天晚上他也迟疑了下,但没想到这一踌躇就是三分钟,早就失去了说晚安的机会,所以高述悄悄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准备睡了。


夜不成寐,那种感觉又涌上心间,欧阳的呼吸声还没有响起,他睡不着。


就这样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欧阳那困极了的声音突然又慵懒地出现了,“我说你……怎么还不跟我说晚安?”


“嗯?”高述有些吃惊欧阳还醒着,丝毫没能掩饰自己的清醒。


“我等着呢。”他又嘟嘟囔囔地说。“大家不都是互相欧亚斯密的么?我还在等你回我呢。”


“……晚安。”


高述说,他听见欧阳吃吃地笑了声,很快地睡着了。欧阳是个像孩子的人,纯粹干净,不会藏心事,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


他生日的那天晚上,正是暑天,窗户忘了开,半夜里欧阳被热得闷闷哼了几声,又睡了过去。高述起来开窗,这时,一阵清浅的光照亮了高述脚边的地面。


什么啊,星星不是出来了吗。


高述想着,回头看了眼那人在黑暗中安然熟睡的睡颜。




ps.


#中内容来自《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评论 ( 8 )
热度 ( 214 )

© 低眉信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