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照顾自己,我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我不怕黑暗也不怕孤独,我知道我眼前发生着什么,我头脑清醒意志坚定。但我只有在你面前是那样的,我只有在你面前才会变得温柔犹豫,我只有在你面前才会提心吊胆但是又无惧无畏,我只有确信你在这个世界上我才能自由呼吸,我只由你锁住,也任凭你放逐,我生来就是为了朝着你跑去。
说到底,要是我有那么一点点软弱的话,还不是都怪你。

2017-11-19

琥珀川



/因为会收录到《玻璃洲》,所以重发一下这篇

那是他记忆中里最大的一场雪,飘摇而下,恍若有人手里捏着一把泡沫,像吹蒲公英那样将白色吹进沙漏,羽毛样的雪,分明那样冰冷却让人想起春天。所有的楼房都和它们身后的山峦那样,黑漆漆的没有轮廓,静静地好似头发一般全白了。仿佛上帝吻了所有的造物,却偏偏忘却了孤零零的城市,一场雪就将它分割隔离,露出孤独的本态来,那些陌生的窗口亮着的苍白灯光好似一颗颗失去力气的星星,和天空一起昏睡着,人们都睁不开眼睛。

远方的公路上飞驰而过一架黑漆漆的摩托车,在灯塔的眼底下亡命之徒一般地逃离了。这个世界不会说话,这个世界的人各种各样,这个世界河边的老人不明白死亡,...

2017-11-18

BARROCO

/书信体


/安迷修第一人称


/画廊


/师生


/年龄操作:雷狮十六岁,安迷修二十七


我知道,思念这庸俗的字眼,像极了太阳下的影子,我逃它追,我追它逃。...


2017-11-12


本来是写给漆戈太太的音推 但是我觉得太摸鱼了就删了 但七七想看 我就重发一下 (´∀`)

/有瑞金成分

拥挤的列车里挤满了阴影,踩在皮鞋里的脚又冷又湿,像是用雪紧紧地裹了一层,先冻得血液生出冰粒,再发烫到指尖闷重。车厢摇晃了一下,一个男人不小心撞到格瑞身上,捏着香烟的手随着车椅抖动的方向往后掣动,烟头吐着红色的芯子,外层的红比内里要亮,好似在嘴巴里含了块圆润的红石,呲的一声,在格瑞的黑色大衣上烫了个洞。
啊。对不起。
男人木木地道歉,有些不安地抬头看向格瑞的眼睛,小腹里恍若被塞入了一条肥胖的活蛇,堪堪扭动着垂痛不已。可他却只瞥见了那双淡漠的紫罗兰色眼睛,好像在思考,又仿佛只是在发神。格...

2017-11-05

花困蓬瀛

——天空有许多种模样,我不曾认得其上的寒冷空洞,絮状的白云如散开的丝绵,我不曾知道晖光以何种姿态迎上雾绿色的山峦掠过粼粼江水,光芒四射的液态的太阳,我不知道白色的飞鸟会以何种模样坠下,我只知道,若是我没有遇见过你,那我便没有哪怕一天的勇气去度过这日,与月。


也许那句话是对的,爱一个人最终会变成他眼中的模样,又或许那个人说错了,爱只会让一个人失去自信,变得单薄而摇晃,但他却说不准自己属于哪一种,他觉得不管哪种都不贴切。假如他真的喜欢霍琊,以此为前提的话。游浩贤将有些冰凉的指尖贴上一枚黑色的棋子,推着它在...

2017-11-04

玻璃洲

篇目收录:
《玻璃洲》
《琥珀川》
《清谷天》
《三千世界鸦杀尽》
《婴蓝》
《沉刃》
《惊灰》
《松海杉沙》
《巴瑶海》
《咬人蝴蝶》
《暴风雨》
《红信》(后续发布)

g文:@千和安 @白玉为何物

主要是公布一下文的阵容以及篇目收录,待定那篇留在本子里。
还有最近很多姑娘找我问《海啸》
我去问了问印厂,因为那本是精装,必须数量够我才能印刷,比较麻烦。如果想要可以留个名字,我印《玻璃洲》的时候可以加印。

我删了不少瑞金文,有的也没有收,如果有什么很想要的可以私信我说说,我考虑一下。

以上,又来废话打扰了对不起!ヘ(;´Д`ヘ)

2017-10-22

| 预售 | 《俱是》+《Mediocre》预售开启。

终于呜呜呜!

Niyo.:



10月20日晚八点预售准时开始~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0370247461



本子详细信息见宣图,封设高清图及其他信息走这里:http://niyokiriha.lofter.com/post/1d0d0f5d_116db4b8

其他话就不多说啦~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哦~



爱你们的圈~



2017-10-21

首先感谢和子!这件事情我一直考虑了很久,因为放不下我喜欢的东西嘛,但跟和子聊了聊,感觉一下子就清晰了。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精力不足,虽然我写文很快,但那是从我本来就很少的放松时间里,因为我不乖去挤的,能写这么多可爱的人,我很开心,但也觉得有些疲惫。
这次写完柚子的生贺,我这个阶段的心愿已经了了,虽然有点舍不得,但还是决定在寒假之前都不再出现,偶尔爬上来吃吃大家的粮,聊聊天,我觉得就够了。
高三很快就会过去的!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明年希望能以更好的姿态来给你们写更好吃的粮,会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最后就是,我寒假打算出一个瑞金短篇本,名字取的是我第一篇瑞金文,《玻璃洲》,本来以为会下学期再退的,也就一...

2017-10-15

提亚蕾



/安雷

/送给柚子@白玉为何物 的生贺,因为我的时间问题,提前发了

/我永远爱你

提亚蕾这个名字是她的父亲起的,是一种芬芳的白花的名字。岛上的人说,要是你闻过那种花的香气,那么,不管你走多远,到最后你总会回到塔希提。

——《月亮与六便士》

王国最伟大的骑士死去了,在举行葬礼的那天,苍穹之中阴雨霏霏,雨水刚刚落到地面就像倒入一个水盆,贪得无厌的造物主,带着孩童般恶劣的恶作剧,又将水盆翻了个底朝天,雨水来来回回地下了两次,湿润的空气中融化了桂花的香气,它们必定已经褪色。

礼堂设在皇宫,来哀悼的人大多是显贵,男孩子们忙着踩水玩,女孩子们则在比她们的头花,大家看...

2017-10-15
1 / 7

© 低眉信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