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时辰.

大概求了千二百八十遍吧 我真的很喜欢恶时辰 何德何能最喜欢的作者就是我老婆

我老婆现在在别的圈玩 她很开心 我也不希望因为我私心的请求打扰老婆的清净 请不要贸然关注她 至少了解一下她再考虑关注 也不要发表她不高兴的评论 想看就安静地看完吧

以上

白玉为何物:

※16年初写的太中处女作。非常幼稚糟糕。对不起。


※送给老婆 @低眉信手 她一直希望我发出来,说了好久,所以我发了,因为是你。经她的要求没有一丝修改。


※可以的话请务必配合着BGM一起品尝:toccatafugue—maksim mrvica...



2019-09-24

奥林匹克号

补档

不是第一次有人来跟我说《海啸》的高价倒卖了 我那时候出本的时候就说了别买 你看 我这里全有

那本的确设计很精美 但请了解原价是50r 并且移步我的合集观看全文


奥林匹克号:https://shimo.im/docs/P6XG9xPH3ChkPvH3/

2019-09-23

百年好合

/写给伏特的稿子 @我马上就十万伏特 


/三年多没写过大正了,这篇却真的很顺畅,自然而然地就流泻出来了,几乎不存在什么构思过程,顺手又用了由子的名字(姬小路 纱由子),她的珍珠项链,还有《向死》里中也学生时代爱看的《白桦》,算作小彩蛋吧,对剧情没有影响。


/大正时代


/狐妖宰x军官中


/风格轻松,内容甜蜜,请放心食用


当我拥有你,无论是在百货公司买领带,还是在厨房收拾一尾鱼,我都觉得幸福。...


2019-09-20

我的心上人说

/太中


/黑手党架空


/谢谢 @温西 的约稿,这是写给你一个人滴!


痴心而明哲,明哲而痴心。唯其痴心。


——《海峡传声》


每个踩着新世纪的夹缝出生的人,都可以跟别人说,现在是几几年,我就是多少岁,而中原中也也可以对别人说,从他记事开始后的多少年,他和太宰治就认识了多长时间。


“到底有多好笑?你是白痴吗?笑成这样。”夜晚风大,天花板上,牵着...

2019-09-18

 @TOKIE_时江 该我谢谢你才对 谢谢你的故事 你的比喻太好了 短暂地思考 再站起来继续向前奔跑


之前没有看见你的评论抱歉,在高铁上匆匆码的,我九点才能回学校,提前晚安咯。


///////


送过他一个很普通的毛衣链子,是一个小熊的形状,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长得像梦,长得像一件被织破的毛衣,拍去上面的灰尘,用幻想织着结尾,通过透明的线看见我的五指,真好看,穿上最轻最薄的船袜,将脚踩进最喜欢的一双运动鞋,这不是该织毛衣的年纪。


因为觉得链子普通,没有什么香气,拿起床头的花露水往上倒,手心一片温暖的深绿,为什么要用祖母的东西去逗他开心,他不认识我的祖母...

2019-09-15

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我是鶸我不配玩琴恩 老婆说可能会喂我,我先喂她


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雷卡


/雷狮17,卡米尔14


/中秋快乐


——我认为一条鲨鱼咬别人而不咬你并不是爱,而是它咬你,你的脸颊,手指,脚踝,它深深地含住你,再完完整整温温柔柔依依不舍地放开你,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卡米尔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秋老虎重重压着他,T恤被汗水打湿黏黏糊糊地贴在身上,掀开衣服透透气,但也是扬汤止沸无法根治。耳机里放的那首歌伴奏太过强烈...

2019-09-14

月影的重章叠句

偏偏lofter没有资源呢:https://music.163.com/#/song?id=4879342


感谢 @金色的糖槭 

谢谢大家发给我歌,随机抽取,全看缘分,我有空会继续听的。

请配合音乐,缓慢阅读。

ps.标题来自月普罗的专辑封面


晚安


****


真美啊,苏兹。


亲爱的苏兹,世界满是露水,尽管世界从未下过雨。


从你的土地上,花与叶皆长出了温软、透明的雨花,当我坐着卷曲的美人蕉从上游顺水下来见你的时候,你...

2019-09-09

半夜想炸灵感 你们有没有特别喜欢的纯音乐 我听听写五百字送你呀


我是真的好喜欢纯音乐


我手速还可以 这条不删 长期有效哈


我的妈呀 我听到了好多好听的歌 谢谢大家 我也会发点在评论里分享的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那种浮夸的形式 希望可以学会怎么用故事描述音乐


啊对了 如果我发的你们有喜欢的也可以写点啥给我嘞2333我也好好奇 音乐到底会生出怎样的文字呢 

等着被翻牌子

2019-09-09

春一了百了

/嘿嘿,之前台历的稿子主催说能发,突然想起来,蛮喜欢这个的,发一下


你关心什么呢?他紧追不舍地问。


——《一张废纸》


他穿着雪白的衬衣,单肩背着一个深蓝色的制服包,同样是暗色系的宽发带堪堪束起额前那稍微有些长了的头发。初春的晴朗天气宛如呢喃般薄而凉,和天气预报上说的一样,一阵同样温柔的南风吹过街道,与那少年擦肩而过,风儿又带着几分骄矜,掀起少年的衣角,仿佛随意涂制出一幅填充不完整的蜡笔画。


那少年挺直身段时的背脊线犹如用食指划过瓷土后留下的一道滑润的浅沟,而当少年弯腰...

2019-09-08

与你交谈的夜晚

/太中


/可能会删


——厌恶云的轻浮,却深爱云的自由;厌倦山的顽固,却向往山的安全。


一条轻烟蔽眼,而轻烟坠入山间。


到达小镇的时候已快要入夜,白天里或许曾盛极一时的日光如今只有通过暗黄色的夕阳才能窥探到几分蛛丝马迹,天空驾着轻云勾勒的耀眼的白马堕入大地,于是地底的世界翻然而至。


几滴冰凉的雨水掉进太宰治的大衣衣领,沁入脊骨。他抬起头来,天幕被扯下就像一张桌布,换作夜晚铁灰色的尾裙,这时候的落雨淅淅就和昙花开放一样短暂得不...

2019-09-08
1 / 12

© 低眉信手 | Powered by LOFTER